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喜欢到离经叛道 > 第143章:互斗

第143章:互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女人应该早就在这里守株待兔,找准了时机扑过来。
  
      刀尖逼近江韧的眼睛,江韧没动,甚至没躲,孟正快一步扣住了对方的手腕。到底是个女人,就算疯子力气大,在孟正跟前还是绰绰有余。
  
      他轻而易举把人拽到一旁,把她手里的刀子夺了过来。
  
      女人疯了一般,指着江韧的鼻子,说:“你这个帮凶,你就是个帮凶,这么多人死,你怎么不死!你跟你妈都该给我女儿陪葬!”
  
      她说着,突然又哈哈笑起来,那双眼跟淬了毒一样,死死瞪着江韧,“你们都得死!”
  
      江韧一顿,立刻像是想到了什么,从景菲手里拿了手机,立刻给家里打了电话,家里的座机没人接,桂云姨的手机也没人接。
  
      他立刻打给了应秀凤,过了一会,她才接起来,“小韧?什么事儿啊?”
  
      “秀凤姨,你能不能现在去一趟我家,最好能带着姨夫一块去,或者叫了巡捕一起。”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么?”
  
      “不知道,有可能出事儿了。家里和桂云姨的电话都没打通,您去一趟,我好放心。”
  
      “好,我这就去。”
  
      挂了电话,江韧心里沉了沉,看向那个女人,默了一阵后,跟孟正耳语两句,就先跟着景菲他们一块上了车。留下孟正处理善后。
  
      女人看着他们的背影,也不反抗,哈哈大笑着。
  
      那笑声十分刺耳,她大声道:“你跟你妈都是疯子,你们都是一样的!你妈是凶手,你也是!母子两都是杀人犯!”
  
      这样的称呼,江韧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
  
      上了车。
  
      景菲瞧着他脸色难看,握住他的手,没问什么,就只是紧紧的握着他的手。
  
      俞素坐在副座,回头看了眼,“那人是谁?怎么说你是杀人犯?”
  
      景菲说:“不就是个疯子么,疯子的话能当真话听?”
  
      应悦兰杀过人这件事被藏得很深,当初江一海为了不受影响,动用了很多关系,花了不少钱,将这件事掩盖销毁。若是不动点心思调查,是查不出来的。
  
      由此,景菲他们只知道江韧的母亲是有遗传性精神病,除此之外,倒是没查到什么。
  
      俞素深深看了江韧一眼,他神色冷峻,侧目看着窗外,并没有理会她的质问。
  
      俞素说:“以后是一家人了,我觉得有些事儿不应该互相瞒着,免得到时候出什么事儿,我们这边没有应对的措施。”
  
      景菲看了她一眼,用眼神警告。
  
      俞素睨她一眼,微叹口气,没多说。拿出手脚,让景崇跟着孟正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另外叫他再把江家的底子查一查,江韧母亲那边也要仔细查一查。
  
      应秀凤打了个电话,带了片区巡捕去了御江湾。
  
      到的时候,御江湾大门口围着些人,巡逻车呼啦啦的往里进,还有救护车。
  
      应秀凤心里一阵慌乱,找小区安保,询问了情况。
  
      “有个精神病进了业主家,伤了不少人。”
  
      “哪家?”
  
      保安看了她一眼,没说。
  
      不好随便透露。
  
      应秀凤直接问了,“不是C1吧?”
  
      保安顿了顿,眼神有些异样,他咳了一声,正想说的时候,跟着应秀凤来的巡捕,已经了解到了情况。把她拉到一旁说了说,出事的就是C1,江韧的家。
  
      应秀凤一顿,本就是强壮淡定,这会立刻激动起来,“那里面具体情况怎么样?精神病抓到了么?我妹妹没事儿吧?”
  
      “这个具体还不清楚。”
  
      救护车连着来了三辆,应秀凤心里发紧,巡捕带她进去,办事巡捕围起了警戒线,看热闹的并不多,因为精神病是不可控的,谁也不想受牵连,周围的几户人家,大门紧闭。
  
      应秀凤远远就瞧见医护人员等在外面,几个巡捕做了防护措施,准备进去,显然这人还没抓到,里头的人生死未卜。
  
      她一颗心吊在嗓子眼,手里紧紧捏着手机,心慌的难受。
  
      她看着巡捕进去,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拖得越久,就越危险。不知道过了多久,巡捕压着人出来,看模样是很惨烈,身上有血,脸上手上也沾满了鲜血。
  
      她心跳的极快,想了下,给丈夫打了个电话,告知了情况。
  
      “燕青,你得过来一趟,我一个人怕是有点难应付。”
  
      人朝着这边走过来,应秀凤瞧见后,觉得这人有些眼熟,但想不起来是谁。那人似乎看了他一眼,突然很大声笑起来,笑的有些吓人。
  
      应秀凤觉得骇人,掩在了巡捕身后,被他那一眼弄的心慌气短。
  
      等那疯子被抓走,医护人员开始作业,应秀凤没进去,只在门口等着,她怕里面情况太惨烈,她看了会有心理阴影。
  
      但瞧着被抬出来的人,已经足够惨烈了,她差点吐了,立刻背过身去,脸色煞白的站在旁边。
  
      屋内的人大大小小都有伤,伤势最终的是桂云姨,另外就是应悦兰,其他几个看护都中了刀子,不过没有她们两个多。
  
      应秀凤跟到医院,等人进了手术室,她才得空给江韧打个电话。
  
      把事情仔细的说了说,“我已经让你姨夫去巡捕觉更近情况,人现在在手术室,你不要担心。有什么情况,我会再给你打电话,你安心养伤,这边有我在。”
  
      江韧手指发紧,“知道了。”
  
      刚挂了电话,就有一个陌生号码进来,他面色阴沉,等了几秒后才接起来。
  
      “这是个小教训,你要是再不听劝,接下去我就不会手下留情。”
  
      江韧没说话,对方也没打算听他说话,说完这句后,就挂了电话。江韧嘴角扬了扬,放下手机。
  
      景菲拿着药进来,顺手掩上门,她把药递过去,“没事儿吧?”
  
      “没事。”
  
      “有什么事儿你就说,别自己扛着,我妈说的也没错,咱们以后是一家人了,有些事儿说清楚了,免得到时候误会了。”
  
      江韧:“都是过去很久的事儿了,没必要再提起来。这次是意外,以后都不会发生这种事儿。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
  
      “我知道。”景菲知道他肯定有什么瞒着,但也没有追问,他不想说,她可以私下里去查,查的仔细一点,总能查到蛛丝马迹的。
  
      ……
  
      田依娴放下手机,端起茶杯浅浅抿了一口,慢慢的吐口气,顺心了不少,想来这次的事情,就足够江韧焦头烂额,出了这种事儿,景家不可能不去弄清楚,等弄清楚了,肯定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嫁给这种人。
  
      等时机成熟,她在找媒体抖搂点什么,再叫人做点事儿,到时候他江韧就得进精神病院,最好是永远也别出来。
  
      如此想着,她心情更加舒畅。叫他不识好歹,要跟她作对,打她的儿子!
  
      她田依娴走到今天,若还能被这小子欺负,那她就白活了。
  
      越想越开心,她不由的哼起小调,这时,佣人上来叫她,说是少爷要出去,吵闹的不行。她拧了眉毛,起身跟着下楼。
  
      果然,程江笠穿戴整齐是要出门的装备,这鼻青脸肿的,不明白他干嘛非要往外凑。
  
      “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田依娴站在后侧,沉着脸,喝道。
  
      “我要回我自己那儿。”他住在这里,田依娴也不让他见任何人,万一袁鹿要看他怎么办?这么一个卖惨的好机会,他怎么能够放过。
  
      田依娴走到他跟前,语重心长的说:“现在是非常时期,等过了这一段,等我把事情都解决好了,你想去干什么我都不会拦着你。但现在,我是为了你好,不想让你出事,让你落到别人手里,拿你来威胁我。你要是想看到这样的情况,想看到我难受,那你现在就出去,我不会拦着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