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他的相亲女 > 第九十七章:酒吧夜聊.

第九十七章:酒吧夜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所谓情报这东西,只需要一个电话就能完美的传达出去。
  
      临下班的时候顾夜恒就收到了章慧玲给他发来的情报,情报内容有三。
  
      一是顾老爷子刚才走的时候应该是对季溪说了点什么,内容不详。
  
      二是季溪在看叶枫的推特,神情伤感。
  
      三是季溪可能不会在帝都待太久,因为这里是她的伤心地。
  
      顾夜恒收到情报后笑了笑。
  
      这三个消息除了第二条有点扎心外,其它两条他早就能预测到。
  
      老爷子对季溪说的话,不用猜肯定是在为昨天季溪的信口开河在批评她,顺便跟季溪强调一下身份问题。
  
      豪门的三观就是这样,认为有钱就代表着身份。
  
      这种想法不过是自己圈地意淫罢了。
  
      顾夜恒知道季溪不可能一辈子待帝都,她之所以没有马上离开只是因为她想惩罚一下徐子微。
  
      或者说,她想给徐子微找点不开心。
  
      顾夜恒知道季溪想对付徐子微,所以才给她一遍一遍地洗脑,让她重新回到他的身边,利用他来对付徐子微。
  
      但季溪拒绝了,她为什么会拒绝顾夜恒也知道,因为叶枫。
  
      如果她主动接近他从而用他来打击徐子微的话,那么她势必不会被人说成不堪的女人,一个想靠美貌获取优质生活的物质拜金女。
  
      人们可能还会议论她跟叶枫分手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叶枫不能给予她想要的生活。
  
      人们会质疑叶枫,会觉得他不够有钱不够有能力,连自己的女朋友都看不住。
  
      季溪不希望这样,她不喜欢别人去质疑叶枫。
  
      更不喜欢因为自己让叶枫蒙羞。
  
      这也是为什么季溪一直要求他跟徐子微订婚,又一直要求他主动去追她的原因。
  
      她想在打徐子微的脸的时候,顺便抬一下叶枫的身价。
  
      很傻很天真。
  
      “其实我觉得季溪看得很通透,虽然我不停地跟她说抓住机会成就自己,但她心里也明白,不管她有怎样的成就,她不依附某个人在帝都是寸步难行。”章慧玲说道,“而你,终究是她无法去依附的人,因为你是顾夜恒。”
  
      “不,你错了,就因为我是顾夜恒,才是她应该抓住的男人。”
  
      “那是你以为,她可没这么想。”
  
      “所以我才说她脑子不太好。”
  
      章慧玲笑了,“你这样吐槽她,她要是知道了肯定不会再理你。”
  
      “我说她脑子不好又不是一次两次,她单纯也就算了,还倔强,动不动还气我……”
  
      章慧玲哑然,顾夜恒说话的口气怎么像是一个恋爱中的男人。
  
      “对了,”顾夜恒想到季溪晚上有约的事,他问章慧玲,“季溪说晚上要跟一个男人见面,说是工作方面的事情,具体是什么事情?”
  
      “啊?”章慧玲一惊,她没有想到顾夜恒连季溪晚上要去跟沈星哲见面的事情他都有所耳闻,“你怎么知道的?”
  
      “我让她晚上陪我出席酒会,她说有工作。”
  
      “是我交办的。”
  
      “你怎么交办这种工作给她,她一个女孩子去酒吧见一个男人,什么客户需要到酒吧去见?”
  
      “是我的私事。”
  
      “你惹什么事了?”
  
      “你别问。”
  
      “行,那我就不问了,你准备一下晚上跟我一起出席酒会。”
  
      “我不想去。”
  
      “不想去也得去,这是工作安排,章副总。”顾夜恒拿官威压她,“等一下我让简秘书送你过去。”
  
      说完,顾夜恒挂了电话。
  
      季溪在一家小餐馆随便吃了点,然后驱车前往沈星哲所说的狼嚎酒吧。
  
      她没有去酒吧的经验,所以进去的时候酒吧人员问她是坐散台还是卡座时她有些蒙圈。
  
      “我约了人,但他还没有到,你们这边如果约人谈事情的话会选择什么地方坐?”季溪虚心地询问工作人员。
  
      酒吧里的人常年在这里工作,形形色色的人见的多了,一看季溪的穿着打扮就知道她平时不怎么到这种地方来。
  
      跟人有约,还提前来,八成是被那些江湖老手的渣男给骗过来的。
  
      他让季溪先坐到散台区。
  
      “等你约的人来了,你让他定卡座。”对方善意的提醒她,“在这里开个卡最低消费要三万六。”
  
      季溪吓一跳,心想这沈星哲果然如辛秘书说的那样,只会吃喝玩乐,聊这么严肃的事情居然约她到这种地方来。
  
      消费还这么高!
  
      季溪想想自己目前的工资,虽然做了章慧玲的助理后她的工资涨了不少,但三万六的最低消费她可扛不起。
  
      她听从了工作人员的建议选了一个角落的散台坐了下来。
  
      季溪坐下来不久,还没来得及点喝的东西,工作人员就把一杯酒放到她面前。
  
      “我还没点。”
  
      “是13号桌的客人帮您点的。”工作人员朝13号桌示意了一下。
  
      季溪朝对方所指的方向望去,一个穿着高领毛衣脖子上挂着大金链的男人朝她挥了挥手。
  
      季溪把酒推了回去,“不好意思,我不喝酒,你把这酒还给13号桌的先生。”
  
      “这……”工作人员有些为难。
  
      一般来说如果有人愿意为一个美女点酒,差不多就表示想过来认识一下。
  
      大多数情况来酒吧的女人是不会拒绝的。
  
      就算要拒绝也会亲自过去道个谢,来这种场合混的都是出来玩的,做人留点余地。
  
      看来,这个美女是一点余地都不想留。
  
      “13号桌的客人是我们这的常客,这里的人都叫他王哥。”
  
      “不好意思我第一次,我不认识什么王哥张哥的,我来这里是约人谈事不是来喝酒的,再说喝酒我自己会点。”季溪从包里拿出一张百元大钞放到桌上。
  
      工作人员看了一眼那百元大钞,说道,“我们这最便宜的饮料也要168一杯。”
  
      季溪也不含糊,马上回道,“这是给你的小费,希望你不要再把别人点的东西送过来。”
  
      工作人员收了钱,屁颤屁颤地走了。
  
      这时,那个大金链子走了过来,他坐到了季溪的对面。
  
      “美女,一个人?”
  
      季溪瞅了一眼他,“不好意思我约了人,所以请您不要过来搭讪。”
  
      “哟,美女就是不一样,还挺拽!”
  
      “这不是拽,这是告诉您事实,您能坐回到您自己的位置上吗?”
  
      “我要是不呢?”
  
      “我劝你还是老实坐回去。”说这话的并不是季溪,而是顾夜恒。
  
      顾夜恒也穿着一件黑色的高领毛衣配一件米黄色长款大衣,跟同穿高领毛衣的大金链子相比,就像T台模特与乡村爆发户。
  
      “你谁呀?”大金链子举起戴着大金戒指的手指着顾夜恒问。
  
      “你又是谁?”顾夜恒反问,因为身高的原因,顾夜恒这句你谁呀更加有气场。
  
      大金链子被人怼回去,为了面子立刻叫嚣道,“小子,你到这里来就没打听打听我是谁?”
  
      “来酒吧喝酒还要打听你是谁,你还真以为你是谁?”顾夜恒冷哼一声,傲骄地回眸朝吧台的方向招了招手。
  
      工作人员连忙跑了过来。
  
      “开个卡座。”他对工作人员说道。
  
      工作人员连忙点头哈腰地把顾夜恒往豪包方向引。
  
      顾夜恒拉过季溪,瞅都没瞅那大金链子一眼。
  
      大金链子气呼呼地回到座位上。
  
      他经常混酒吧自然知道能开卡座的人不是一般人。
  
      但是被人这么怼回去,他心里怎么会痛快,只能恶狠狠地盯着顾夜恒的背影,在地上呸了一口。
  
      “妈的,便宜这小子了!”
  
      顾夜恒把季溪甩到卡座里的沙发上,气不打一处的问,“让你到酒吧来你还真来了?”
  
      “不真的来,还能假装来?”季溪声音小小地回了一句,这老板还真是喜欢说笑。
  
      “你!”顾夜恒都想捧她一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