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逢场作戏 > 第九十八章:我要收圣诞节礼物.

第九十八章:我要收圣诞节礼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季溪没抽过烟,但她从小就看到她妈妈抽烟,所以拿烟点烟的手法倒是十分娴熟,她略歪着头叼着烟将烟点燃,光影下升腾的青烟将她的脸部轮廓映衬的分万迷人。
  
      只不过在吸了一口后,她马上就咳嗽了起来。
  
      “这烟怎么这么呛人?”她皱了一下眉。
  
      顾夜恒把烟从她的手指上拿下来叼到了自己的嘴里,有些不悦地说道,“这是男人抽的烟。”
  
      他话音一落,旁边的空姐马上从自己包里掏出香烟递给季溪,“抽我的,这是女士香烟。”
  
      季溪伸手想拿,顾夜恒却一巴掌将她的手打开,“小姑娘抽什么烟?”
  
      “顾总,我都过了二十二岁的生日,已经不是小姑娘了。”季溪指了指外面,“来这里不就是为了放松,我想抽根烟嘛。”
  
      后面的话她略有些带撒娇。
  
      顾夜恒的语气软和了一些,不过他还是反对,“你还不会抽烟,等学会了再抽。”
  
      “谁都会有第一次。”空姐掏出一支烟为自己点燃,然后从烟盒里甩出一根再次递给季溪。
  
      顾夜恒瞅了一眼空姐,空姐笑着轻捶了一下顾夜恒的肩膀,“顾哥,没关系的,别这么严肃嘛。”
  
      “是呀,别这么严肃嘛。”季溪学着空姐的样子,只是没有去捶顾夜恒的肩头,不过神情倒是挺妖媚的。
  
      顾夜恒听她没办法,独自去喝酒。
  
      季溪再次点燃烟,吸了一口还学着顾夜恒平时抽烟的样子悠悠地吐了出烟雾。
  
      她朝空姐笑了笑,“果然女士烟不呛人。”
  
      这时,外面响起了劲爆的音乐,狂欢开始了,人群瞬间沸腾起来。
  
      “夜场开始啰!”空姐站起来,问季溪,“要跳舞吗?”
  
      “可以呀。”季溪也站了起来,她还没到过这种地方跳舞。
  
      “跳舞之前要喝一杯,这样更嗨更爽。”空姐拿过一个杯子帮季溪倒了一杯,然后又给自己满上,她十分豪爽地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季溪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顾夜恒想阻止已经来不及。
  
      他看着突然变了性情的季溪,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这家伙又怎么了?
  
      季溪跟着空姐挤进了人群里,酒精跟烟草双管其下让她有些迷离,她感知不到这世界是否真实,人们在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开心,人们在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快乐。
  
      每个人都像是假的,但每个人又都像是真的。
  
      原来这就是世界的本质,就算再痛快也有地方可以让自己疯狂,所以没什么是不能抛开的,明天过后又是一番天地。
  
      “怪不得大家喜欢泡夜店,这地方会让人忘记烦恼。”季溪对空姐讲。
  
      “何止会忘记烦恼,抛开平日里的虚伪你会发现最为原始的自己是自由的的独立个体,你更加会发现自己原本的生活真他妈操蛋!”空姐说完,爽朗地大笑起来。
  
      季溪也笑了,她觉得空姐说的没错。
  
      现在回想她被徐子微暗算时候还真是他妈的操蛋。
  
      两个人跳了一会儿,空姐突然凑到季溪耳边说道,“亲爱的,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忙?”
  
      “我想泡你老板,你能帮忙牵下线吗?”
  
      “你想要他微信?”
  
      “妹妹,这是夜店又不是联谊舞会要微信干什么,我想泡他当然是因为他帅气又多金,想跟他……”空姐暧昧一笑,“我想知道他有没有兴趣跟我去开房。”
  
      这么直接!
  
      季溪朝空姐竖了一个大姆指,“我就喜欢像你这么直接的,行,没问题,我去帮你问。”
  
      说完,她扭身朝卡座走去。
  
      季溪回到卡座里,一屁股坐到顾夜恒旁边,直接就问,“你晚上想跟人开房吗?”
  
      顾夜恒一愣,原本端起酒杯想要喝一口的手停在半空中,他眯缝着眼看向季溪。
  
      这家伙在说什么鬼话。
  
      季溪朝外面指了指,“那空姐说想睡你,问你有没有兴趣跟她开房。”
  
      顾夜恒把酒杯甩到桌上,侧过身面向季溪,“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她想泡你,让我过来传个话,你愿意就说愿意,不愿意就说不愿意,我去回话。”
  
      “她当我顾夜恒是什么?”
  
      “当然是拿你当凯子。”
  
      顾夜恒脸瞬间就黑了。
  
      季溪却来了劲,她抱着双臂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哇,原来顾总您在这里也会成为女人狩猎的对象,所以说这世界也挺公平的,并不是只有有钱的男人可以随便睡女人,漂亮的女人一样可以随便的睡男人。”
  
      她站了起来,邪恶地笑了笑,“我也去狩个猎,看自己在这里能不能也钓到凯子。”
  
      说完,她扭头就钻进了舞池里。
  
      顾夜恒气得心肝儿都在疼,这家伙是上天派来对付他的吗?
  
      季溪虽然喝得有些醉,但还没有醉到学空姐那样主动出击,她只是站在人群里向朝她行注目礼的男人笑了笑。
  
      很快,这些男人就朝她走了过来。
  
      这时,一条大金链子横空出世,堵住了那些男人前面。
  
      “美女,怎么落单了?”大金链子坐在散台区一直关注着顾夜恒的卡座,他看到空姐进去跟顾夜恒两个人喝酒,又看到季溪一个人又是发信息又是打电话。
  
      依他老道的经验,他断定季溪只不过是那个高个子男人身边的一个随行人员。
  
      所以,这个漂亮的女人并没有主,每个人都有机会。
  
      他自然是不会放过这种机会的。
  
      “要不我陪你跳舞!”大金链子说着就扭动着大屁股在季溪面前晃,那舞姿极其的难看,甚至还有一点点猥琐。
  
      季溪心想自己的魅力如果只是能钓到这种凯子,她还不如直接就勾引顾夜恒,这太他妈恶心了!
  
      “请你让开好不好!”季溪忍着恶心对大金链子说道,“你在我面前跳舞就像一坨屎在扭。”
  
      季溪话音一落,围着季溪旁边看热闹的几个男人哄堂大笑起来。
  
      其中有一个男人还朝大金链子喊道,“王哥,人家美女说你像坨屎在扭!”
  
      “还别说,扭的样子还真像一坨屎。”有人再次取笑。
  
      大金链子得了一个难堪,脸上顿时一阵青卫阵白,他什么时候被人这样取笑过,于是指着季溪说道,“老子今天非要把你弄到手不可。”
  
      说着冲过来就想朝抱住季溪。
  
      人刚扑过来,下一秒就被人一脚踢飞。
  
      顾夜恒一脸凶神恶煞地盯着大金链子,上前又是一拳。
  
      这场架打得太过突然,连酒吧的保安都来不及反应,一时间舞池里的尖叫声,酒瓶摔碎的声音起此彼伏。
  
      季溪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等她反应过来时有一个跟大金链子一起来的人从别的地方冲过来,气势汹汹地就朝顾夜恒扑了过去。
  
      季溪不知道那来的勇气,抄起旁边的啤酒瓶就朝来人的脑门砸去。
  
      “呯”的一声,那个男人脑门顿时开了花鲜血直流,季溪看着那血,脑海里突然闪现出四年前的往事。
  
      她的眼睛迅速变得血红,又抄起一个啤酒瓶想朝男人砸去。
  
      “季溪!”顾夜恒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会死人的,别用酒瓶砸头。”他警告道。
  
      说话间,那个被顾夜恒揍得脸青脸肿的大金链子抄起旁边的一个椅子就朝顾夜恒砸来。
  
      人群太混乱,顾夜恒的注意力全在季溪身上,所以顾夜恒没有看到大金链子的反杀,那椅子砸到了顾夜恒身上,椅腿折断飞了出去又砸到了季溪的脑袋。
  
      季溪连忙捂住了头。
  
      顾夜恒本来只想稍微教育一下这没长眼的家伙,必竟这是公共场所,但他没想到对方居然这么不知死活,砸他也就算了,还误伤到季溪。
  
      他眼中瞬间燃起怒火,把季溪推到安全区域后他一步一步朝大金链子逼近。
  
      他走的极慢,但每走一步就算死神降临一般,让人浑身胆寒。
  
      大金链子把手上的椅子扔掉想去找个称手的家伙,他的手刚摸到一个啤酒瓶,下一秒他直接被顾夜恒撂倒在地。
  
      人群中发出一声惊呼,因为大家都没有看清顾夜恒是怎么把大金链子干翻在地的。
  
      这时,那个被季溪砸了头的男人也朝顾夜恒冲了过去。
  
      季溪的心顿时揪了起来,她又想去帮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