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登陆 注册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嫁春色 > 第九十八章:暗查

第九十八章:暗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98章暗查
  
  陆景明说的隐晦,没把话挑到明面儿上讲,但意思表达的再清楚没有,真正就是言三分意七分。
  
  温长青不大愿意扯谎骗他,他既这样问了,那必是心中认定了,不然不会说出口来。
  
  只是没影的事儿,且当年和苏家一桩旧事,过去了这么些年,早就是说不清的了。
  
  他不想撒谎,更不想跟陆景明说这些。
  
  人家说家丑不可外扬,于他而言,虽不觉得那是什么家丑,可牵扯上恩怨仇恨,原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
  
  是以温长青把眉眼一垂:“有是有,但没影的事儿,说那么多做什么。”
  
  他倒坦然。
  
  陆景明眉头动了两下,其实是有什么话到了嘴边的,生生咽回去罢了。
  
  他点着石桌想了很久,那才开始下刀雕刻的鱼跃龙门的玉佩就那样摊在石桌上。
  
  那料子原是块儿上好的翡翠,往左上角靠拢的地方又有一抹浓翠,阳绿的颜色极正,他打算拿来做鱼的眼。
  
  现下突然没了兴致。
  
  玉佩拿在手里把玩了须臾:“我换个鱼水情浓的样儿,雕好了送你做新婚贺礼吧?”
  
  这话题扯的实在也太快了,温长青一怔,差点儿没反应过来。
  
  等他回过味儿来,脑袋里闪过大大的疑惑。
  
  这玉佩,是从他们温家送出去的,他也好意思再送还回来?
  
  且鱼水情浓……那是个什么东西!
  
  温长青面上一时臊得慌,拧着眉斥他:“胡说什么。”
  
  “你现在叫我雕了玉佩给他送去,我横竖觉得别扭。”他又叹气,“不管当年他来扬州时有没有骗过我,我却是真心实意的待了他几年,可长大了,他好像面目全非,生出这样的事……反正心里也不是滋味儿,但我刀都动了,总不能叫我撂开手扔着吧?你大婚之日也不远,送你做新婚之礼,不也挺好的?”
  
  温长青眼角越发抽动的厉害,实则隐忍着:“说起来我还没问你,你们两个少时那样要好,如今我同你说起这些,你倒不为他分说一二?你就不怕是我多思多虑,错怪了人家?”
  
  陆景明叫他问住了。
  
  总不能告诉温长青,他一早就知道林月泉心怀鬼胎,只是两头都是他的朋友,他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既劝不动林月泉,也不知如果说与温家知晓吧?
  
  他抖了抖肩:“你不是那样的人,我也不是那样的人。不知道怎么跟你说,这种事情,咱们两个又不能去质问他,便真是他背地里做下的勾当,你去问,他只推说从外面听说的,到时候反说是你们家的丫头们嘴碎,传出去,给人知道,他半道儿听来,他至多是嘴欠,拿来挑衅打趣梁时,你能奈他何?”
  
  温长青觉得怕没那么简单。
  
  林月泉究竟是安插了眼线在温家,还是从外面听来这样的闲话,陆景明又怎么知道?
  
  不过陆景明这话说出口,他就不好再多问了。
  
  他一眼望过去,人家是真心实意信任他的,他反倒疑神疑鬼,实在不是君子行径。
  
  故而他敛了心神:“不过你这话倒提点了我,这事儿总要好好查一查,家里有内鬼得揪出来处置了,可要不是内鬼,是丫头嘴快,什么话都敢往外说,这样的奴才,家里也是留不得的。”
  
  他一面说着就站起了身来,眼神一瞥,又触及那块玉,头皮一紧:“我妹妹送来的玉石料子,你随手雕个什么稀奇古怪的花样,再反手送给我,就算我的新婚之礼了?你想的未免也太好,这礼你送了,我可是不收,趁早别费这个工夫,正经想想给我备下一份大礼吧你。”
  
  陆景明听完就笑了,却不起身送他,反而催了他两句:“你可快走吧。黑着一张脸到我家里来兴师问罪一样,说完了话便又同我讨礼物,我不骂你,那是我修养好,你别蹬鼻子上脸啊,赶紧走赶紧走,我连送都不会送你一步的。”
  
  温长青知道是玩笑话,背着手随着他笑了两声,才迈开长腿走远了不提。
  
  陆景明把那玉佩又摸了一把,眼神倏尔沉下去。
  
  好一个林月泉,竟是要把所有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的。
  
  陈年旧事是再难查到踪迹,可他忍不了被人从头骗到了尾——他真心实意拿林月泉当朋友,年少时为他出过不少的头,被父兄责骂,甚至挨过好几顿的打,结果林月泉还真是带着目的接近他,一骗就是快十年,再相见,一封书信,又将他狠狠利用一顿。
  
  笑话,他可不是温家人,有那么好的脾气。
  
  陆景明咬着后槽牙叫了声明礼。
  
  明礼像是一直都躲在远远的暗处,不露面而已,这会儿听了他叫,才现身出来。
  
  陆景明也不看他,只是吩咐:“你派些人到福建去,打听打听十六年前闹饥荒的时候,情形是什么样的。我记得林月泉说过,他家原先在泉州的平潭县,县里有个长乐街,我倒想知道,那长乐街上姓林的人户,究竟是不是一家子在荒年都死绝了,只留下一个五岁的儿子,艰难长大!”
  
  明礼看他面露凶狠,实在少见,犹豫了下:“您刚才怎么不把这些告诉温家大爷呢?这事儿既是温家起的头,您也并没意替林公子隐瞒,摊开了说,倒也该叫温家派人去查探一番才好,万一回头再叫温家大爷从旁处知道,您今日实则对他有所隐瞒,怕人家心里要生出隔阂来的。”
  
  “他不是那种人,即便将来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我对他有所隐瞒,他也对我有所隐瞒,你真以为事无巨细,无话不说,才是真朋友?”陆景明掀了眼皮斜过去一眼,“等真有一天什么秘密都没有,那也就处不下去了,非要有所保留,这交情才能长久。”
  
  明礼不懂,他只是觉得,既然真心相交了,这样的事情何苦隐瞒呢?
  
  人家来问林公子的祖籍,八成还为了别的事儿,就是他主子口中说的仇家,然而那是温家家事,人家不说,无可厚非,可林公子家住何方……他主子分明一清二楚的,却只含糊其词的说了个福建一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