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兰若蝉声 > 第一二六章 金鹏折翼黄龙乱 奇迹回天神功成 下

第一二六章 金鹏折翼黄龙乱 奇迹回天神功成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奇迹竟然真的发生了!
  
  “之前我说的话都已经被证实了,你还不快去救他?”
  
  殷色可急得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锦衲王却微笑着帮殷色可擦拭了眼角,
  
  “这个时节落泪,伤皮肤。
  
  若是真的把脸哭花了,你庆家哥哥可就不喜欢你了。
  
  我看你那个瓠师姐的姿色也颇为不俗,
  
  男人嘛,有食的时候,都是先尽眼前的捡起来囫囵吞了。
  
  什么天长地久,寤寐思服,都是哄小姑娘的把戏。
  
  你放心,他只要熬过今日这一劫,我一定会重新考虑和他之间的关系。
  
  你这个小可人儿,也要千万保重,千万不要让他把你给忘记了。
  
  那样的话,你在我手里,也就没有什么价值了哦。”
  
  殷色可的双手被反缚,动弹不得,只能恨恨地回瞪着对方。
  
  啁啾,啁啾,如鸟鸣般的声音在林间响起。
  
  锦衲王仔细辨认了一阵,又向殷色可叹了口气,
  
  “走吧,傻丫头。不是我不想出手,是现在我们有正事要办了。”
  
  完颜鹏裔是天宗潜伏在黄龙府中最大的棋子,在天宗是一方祭酒的身份。
  
  监视岳帅,送信给高丽太子的人,都是他。
  
  也是他临时修正计划,放弃刺杀魏使,反以之为饵,刺杀岳帅。
  
  这主要是因为他见识过几名魏使的手段,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可是要想杀魏使嫁祸岳帅,就必须保证将使团一网打尽,不留一个活口。
  
  只要有一个人逃出,都会将真凶上报魏庭。
  
  而他没有这个把握。
  
  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他只能行险刺杀岳帅。
  
  少帅岳惊飞的年纪还小,难以驾驭一部。
  
  岳东鹏若死,岳氏势力一时必难崛起。
  
  他的选择没有错,错在因此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完颜鹏裔一死,天宗群龙无首,指挥失灵,
  
  而岳家军挟哀兵之怨,在半日间就荡平了城中的蛇虫蝼蚁。
  
  但大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只是一个开始。
  
  高丽的大队兵马已经包围了黄龙府,黑压压的,看上去规模超过万人。
  
  岳家军忽逢大劫,元气已是大伤。
  
  几位老将清点人马,将城中男丁全都算上,也只能凑出三千余人。
  
  敌军兵临城下,此时就算派使节向各部落求援,也是远水不解近渴。
  
  更何况,岳帅已经薨没,擎天柱倒,
  
  还有多少部落会卖岳家面子,敢与高丽正面冲突,无人敢持乐观估计。
  
  岳家军自知此战必败,便由几位元老出面,恳请萧锋保护少主逃往孙吴。
  
  孙吴,是岳家军秘密扶植的一支部落。
  
  当年孙权派出万人大军北联公孙渊,结果公孙渊降魏,斩了吴军主将。
  
  这支部队的大部分人投靠了扶余部落百济,也有一小部分人跨江北上,在当时扶余人控制的黑水河畔艾浒平原安了家。
  
  吴虞与扶余本就同源,这一支孙吴部落很快就被当地接纳。
  
  岳氏部落被扶余奉为宗家,自然很快便得了消息。
  
  孙吴通中原语言,与岳氏沟通无碍,两家遂约为死盟,世代通婚。
  
  岳惊飞的母亲孙尚香,就出自孙吴部落。
  
  孙吴在速末水以北,远离高丽控制区域,历来被岳氏视为最安全的后方,在那里也做了许多布置。
  
  萧锋武力超群,精通兵法,在中原是指挥过大型战斗的良将,岳氏宿老一致认为岳帅这次是找对了人。
  
  萧锋本来还想推托,但是听说孙吴比黄龙府更靠近白山,多有参客出没,便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岳家点齐三百精兵为少主护航,顺便充当向导。
  
  岳家老将岳孤鸿又聚拢一千死士趁高丽军队新到,营盘未稳,直接杀出黄龙府南门踹营。
  
  而萧锋率领的三百人小队,簇拥着两辆华车,趁机从北门突围。
  
  昔日阮嗣宗有诗曰:孤鸿号外野,翔鸟鸣北林。
  
  便如今日事,侠骨画丹心。
  
  岳孤鸿的部队没有一个人存着生还的念头,在北国凛冬当中,人人轻装上阵,极限压榨着自己的体能。
  
  只有不断的剧烈运动,才能保证他们足够的体温。
  
  因此,他们在破入敌阵立刻时显露出极端的兴奋,见人就砍,见营就烧。
  
  穿着棉猴皮裘,身形笨重的高丽士兵完全不是对手。
  
  岳家的死士就算身中刀枪,也绝然不退,只要有一手一足可动,那么就还可以战斗!
  
  那怕无手无足,也要用尽全身的力气,趴在地上撕咬那些在绝望中哀嚎的高丽兵。
  
  一时间尸积如山,野火四起,高丽的万人大阵就这样被撕开了一道裂口。
  
  眼见军心不稳,高丽中军之中忽然杀出一名女子,青衣薄纱,笑傲寒风。
  
  她用黑巾遮了面目,只露出一双凤眼,手中寒芒舞动如死神挥镰,岳家健儿当之必死。
  
  岳孤鸿发了声喊,将银枪舞得如暴雨梨花,在风雪中逆战。
  
  那名女子正是锦衲王,她深知溃军先斩首的道理,飞身直取岳孤鸿。
  
  老将军自恃枪术了得,寻常江湖人物,他见得多了,
  
  也许那些江湖人花拳绣腿打得是比自己好看,但是在战阵上搏生死,老将军这一辈子还未曾输过。
  
  这种事情不能输,输,便是一辈子!
  
  锦衲王用剑腊在老将军枪脖上一压,后者顿时感觉双手如握千钧!
  
  没想到对方看上去是柔柔弱弱一名女子,却偏偏生有这等蛮力!
  
  唰,一道乌光闪过,锦衲王左手轻扬,从袖中甩出一支钢锥,正插入老将军的眉心。
  
  老将军双目一黯,忽得又是一明,这是濒死之回光!
  
  他借着这股力量发了生喊,竟然硬生生又将枪头抬起,向锦衲王胸腹之间推了过来。
  
  锦衲王也没料到对方如此悍勇,长剑向枪头几番拍打,都如蚍蜉撼树,丝毫无法改变对方枪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